"失血"400万,中国老板"裸奔":有关部门怕了,不敢审批!

2020-08-21 09:55:52 来源: 西北望看台


8月6日,第五届传承杯“小甲A”足球挑战赛华南赛区,在梅州五华国家级足球小镇开幕。揭幕战U12组别开场哨准时吹响,场边一个身材削瘦、面带倦意的男人,突然紧握双拳,情绪有些激动,长舒一口气后露出了笑容。


“太不容易了,这是疫情后广东省第一个线下千人赛事,我们从筹备到开赛整整花了4个多月的时间,光是赛事的疫情防控部署就做了5版方案……”

“对于很多参赛的俱乐部、裁判、球员来说,这次比赛是他们2020年参加的第一项赛事,所有人都熬了半年。”本届赛事主办方传承体育的总经理李伟光感触良多。

受到疫情的影响,参赛的2家俱乐部和几位家长还未能及时上交报名费。赛事组委会并未因此拒绝他们,同样给予孩子们参赛的机会,而俱乐部和家长也承诺在月底前补交相应的款项。

失血

“小甲A”是“老甲A”的传承赛事,传承体育公司的老板也是老甲A的发起人,包括了彭伟国、范志毅、姜峰和魏群,而李伟光则是传承体育公司的总经理。

去年12月底第八届老甲A在肇庆举办后,李伟光立即组织公司员工开始2020年的工作部署。

传承体育总经理李伟光
传承体育总经理李伟光

1月6日晚,李伟光坐上了飞往武汉的航班。“今年小甲A改制,我们计划在华中、华南、华北、华西设立四大赛区,上半年分别进行比赛,然后再举行全国总决赛。华中赛区就安排在武汉举行,时间定为2月中旬。”

抵达武汉天河机场之前,李伟光就已经约好湖北足球名宿、前国脚蔡晟洽谈武汉赛区小甲A事宜。但抵达后第二天给蔡晟打电话,却被告知家里有事无法会面,没办法告诉具体原因。

“后来疫情大爆发,武汉封城后,蔡晟才告诉我,当时他的母亲都有新冠的症状,发烧了,所以不敢出来会面。”李伟光回想当时抵达武汉后的场景,内心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就是那种瘟疫要爆发的预感。”

原计划1月9日返回广州的李伟光,1月8日下午临时决定坐当天最晚一个航班返回。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因为去过武汉,所以我在1月24日就被锁定为疫区接触人员,当地街道、社区卫生部门,公安局就纷纷来电了,当时我被统计的密切接触人员为5120人……

幸运的是李伟光没有感染新冠病毒,不幸的是新冠病毒给整个公司带来致命性打击。“2月份武汉的赛事无法举办,还有其他的一些业务,损失了约100万的营业额。”

由于公司整体的资金储备良好,正常情况下能维持到5月份。在他看来,3月底怎么着疫情都能结束过去了。然而,随着疫情的持续,李伟光的心情也从焦虑变成惶恐,公司到了生死存亡时刻。

“太难了,整个公司原来的半年计划全部变成了空白,损失了大概400万的营业额,同时公司还养着一堆人,所有柴米油盐都是钱。”

从6月份开始,李伟光开始自救,第一步是全员减薪,随后推出老甲A球星卡作为线上业务。

由于公司已经没有足够资金,所以球星卡的业务都是彭伟国和李伟光自掏腰包执行的项目。第三步自救计划就是小甲A的华南赛区,务必在暑假期间举行,否则......


早在5月份,李伟光开始寻找能够落地小甲A华南赛区的举办地,但受限于疫情,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敢拍板承接这种线下上千人的赛事。“谁办赛谁负责,甚至可能是刑事责任,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敢批这样的千人大赛。”

绝望,是当时李伟光的心情,幸好曙光也很快出现。6月初中国篮协官方宣布CBA确定在6月20日复赛。孙悦录像复赛的消息也多次传出。

CBA复赛
CBA复赛

李伟光立即要求公司员工根据CBA的复赛方案去改写小甲A的赛事方案,然后把重点放在了赛事的疫情防控上。前前后后一共改写了5版方案,最终广东疫情防控做得非常好的梅州五华县愿意承接这次赛事。

“幸亏有五华足球小镇这样的世界级足球基地,否则这次赛事能不能够举办都成问题。现在这里也是中甲复赛赛区之一,所以小甲A是来打前站了。”

根据7月底广东省相关体育部门的发文,省内超过500人以上的线下赛事8月1日才正式恢复。因此小甲A可以说是全省第一个复工复业的大型赛事。

拿到政府批文后的李伟光很开心,但烦恼也不少,因为疫情之下各行各业普遍遭遇寒冬,此前有意向赞助赛事的企业纷纷表示公司经营困难,已经无法再赞助。“裸奔”,这是李伟光给疫情下第五届小甲A的定性。

“这是第一次没有冠名赞助商的小甲A比赛,除了一些实物赞助之外,其他一分钱的现金赞助都没有。所以这次赛事的场地费、裁判费、赛事组委会工作经费……等等所有费用都必须分摊到参赛俱乐部身上,其实就是分摊到每一个参赛球员身上。”


“小甲A”赛事报名消息出来后,立即掀起报名热潮,各诺维斯基战报俱乐部的报名非常踊跃。一开始的报名队伍就有80多队,完全超出了千人以下赛事标准要求。

“应该是大家都憋坏了,半年没有赛事,俱乐部需要生存肯定都愿意参加。家长们经历疫情之后,更加注重让孩子参加体育运动。”

后来由于北京和大连又爆发疫情,所以辽宁和北京的俱乐部最终未能参赛,最终小甲A参赛球队定为5个年龄组共60队。

李伟光表示往届赛事作为一个体育公司,肯定是以经营为王,利益最大化为主要目标的。但今年完全不同,本次赛事的目标就是完整安全无事故地办完整个赛事,为体育产业复工复产做出一点贡献。

倒闭

每个大型赛事承接的都是整个产业链的方方面面,小甲A赛事的成功举办,首先让传承体育公司有了新的业务,其次也解决了不少青训机构、裁判员、教练员的复工难题。家长也能让孩子重新参与户外活动,释放少年们过剩的能量……


一个赛事关系到方方面面,这就是李伟光所说的为体育产业复工复产做出社会的贡献。

本次小甲A赛事的裁判组是堪称此类级别的“顶配”,包括了中甲中乙现役裁判、五人制的国际级裁判。深圳西班牙竞技俱乐部这次有5支球队参加赛事,俱乐部的老板栾晨对本届赛事的裁判组印象很深。

“以往参加的一些青训赛事,裁判员赛前基本都是坐着聊天,甚至还有在场边抽烟玩手机的。但这次赛事我们球队来到球场后,竟然看到裁判员为比赛执法慢跑热身。这对于孩子们和教练们触动都是很大的,说明他们会更加严肃认真地对待比赛。”

为什么“裸奔”的小甲A还能请来这样的裁判天团?

“一切都是因为疫情所赐,”李伟光说。“因为疫情没有比赛,裁判也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以往这些青训赛事可能都是找的都是第二三档次的裁判,但这次得先解决第一档次的裁判的复工问题了。”

因为疫情没有赛事,所以裁判就没法工作,很多执法本次小甲A的裁判,都坦言这是2020年的第一次“复哨”。


赛事不但是整个体育产业的刚需,更是整个体育产业生存的关键。疫情之下没有赛事,裁判没法复工,体育公司一样跟着停摆。

李伟光作为业内人士,他表示公司前五个月都能正常发工资,五险一金也没有落下,政府在疫情下也给予了部分税费、场租、社保减免的支持。我们从6月份开始减薪30%,这已经算是业内很好的情况了。

“据我了解,在广州起码有两家体育公司就是因为疫情倒闭的,其中一家还是做了很多年的,之前在天河区中心运营着好几块球场。”

“除了解散的之外,有些体育公司还面临着裁员、降薪的现状。一家这几年比较出名的,做民间赛事直播和数据的体育公司,从2月份开始所有员工就按照广州市每月最低工资2180发放薪水了。”

李伟光告诉我们,目前他所知道的是广州至少有4家青训俱乐部已经倒闭了,没有倒闭的大部分都在举步维艰地坚持。

深圳的西班牙竞技俱乐部是网易《星火指南》评选出来的三星俱乐部,俱乐部五级梯队都由西班牙的职业青训总监带队,配备专职的翻译和中方助教,在青训行业已有不少名气,经营有方每年都有盈利。就是这样的俱乐部,在疫情冲击之下也是非常困难。

《星火指南》评选标准
《星火指南》评选标准

“今年8月就是俱乐部的五周年纪念日,去年我还想着怎么搞点活动。今年赶上这个疫情,我二三月份并没有过多地担心俱乐部的安危。但到了五月份,我开始慌了。我们已经算是业内最好的几家俱乐部之一,这边刚想着怎么庆祝五周年,如果突然因为疫情倒闭了,那我真的欲哭无泪。”

深圳西班牙竞技俱乐部老板栾晨
深圳西班牙竞技俱乐部老板栾晨

据西班牙竞技的老板栾晨介绍,俱乐部1至6月份完全没有收入,每月却还要支出15万左右。“从2月份开始,我们就按照30%的标准发放薪水了,直到6月份才恢复到50%。”

在西班牙竞技俱乐部的收入构成中,学校购买服务占了40%,但到目前为止学校业务还在停摆,“希望9月份开学后能恢复。”

幸好家长对于俱乐部非常支持,不少人提前预付了一个学期的学费,帮助俱乐部抗疫。

胡志军俱乐部是东莞投入最大最专业的足球青训俱乐部,疫情下2至6月也是几乎没有收入,而俱乐部的场租和其他费用支出每月都得15万以上。

俱乐部的三大股东:青训总监胡志军,教练马卓钧和运营总监阿印都已经3个月没有发工资了,在职的教练员都是按照7成工资发放。

“疫情冲击实在太大了,但我们从来没想过放弃,哪怕我们再掏钱出来也一定熬过这次疫情。”运营总监阿印表示俱乐部肯定会坚持下去的。

栾晨透露深圳至少有4家俱乐部是倒闭,阿印也了解到东莞有好几家俱乐部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复工的,教练组全部解散了。李伟光则说有一个青训教练送外卖送了3个月,直到这次赛事开始之前才回到原来的俱乐部。

洗牌

凡事都有利弊,就像硬币的两面。新冠病毒对体育产业的影响可谓是灾难性的,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也是对体育产业的一次重新洗牌。


在李伟光看来,能够在疫情中坚持下来的体育公司,都是之前基础打得牢固,而且经营也还不错的公司。

“坚持下来后如何重生?这时候就是留给体育公司的另外一道难题了。”李伟光表示经历了这次疫情,体育公司要想争取未来的市场,都必须尽快转型升级。

深圳西班牙竞技俱乐部老板栾晨和胡志军俱乐部的运营总监阿印都非常认同,新冠疫情对于青训行业也是一次优胜劣汰的过程。

“为什么我们的家长愿意预付款给我们一起共克时艰?那是因为之前4年我们的经营得到了家长的认可,给予了家长信心,同时我们还能做出成绩。”


“而我们的教练为什么愿意降薪坚持俱乐部呢?是因为俱乐部的管理和规划得到了他们的认可。”栾晨认为那些草台班子搭建的俱乐部疫情之下早就倒闭,基础不好的俱乐部也很难坚持下来。

有俱乐部倒闭就肯定会有踢球的孩子选择新的俱乐部,那些坚持下来的俱乐部都会是他们的选择。

胡志军指导小球员
胡志军指导小球员

胡志军俱乐部的运营总监阿印表示:“东莞寮步镇有一家倒闭的足球培训机构,5月份就给他们送来了40多名学员。”

尽管疫情后坚持下来的俱乐部在原本的生源上都有一定的流失,但栾晨和阿印都觉得这次疫情改变了不少家长的观念,不少父母更加关注体育活动对于孩子自身成长的意义了。

“这次小甲A赛事,胡志军俱乐部有几个孩子报名费还没交。疫情对某些家庭收入有很大影响,父母手头拮据,但又很想送孩子踢球锻炼,我们就让他们先过来了,回头再把钱补上也行。像这样家里经济不允许,还要送孩子过来踢球的情况,这在疫情之前是很少见到的。”

对于这种变化,李伟光觉得这是疫情带来的另一层影响:

“很多人通过这次疫情深刻体会到人的脆弱,认识到加强身体锻炼的重要性,他们会更加注重健康,更加注重户外运动。这种意识的建立,对于体育产业是一次很大的机遇,如果能把握住,或许是促进体育消费升级的大好机会。”

本文来源:西北望看台 作者:成金朝  责任编辑:徐泽鑫_BJS4919

足球比分 足球直播 NBA直播 直播 回看 直播吧 即时比分 CCTV5在线直播 足球比分网 皇冠体育比分 体育赛事